今年8月底落馬的江西省發改委主任、原新餘市委書記李安澤,近日又被牽出13億元工程因官場爭鬥變菜地一事。李安澤主政新餘市期間,曾部署由該市融資平臺的公投公司招標建設政府行政中心,項目於2012年12月上馬,半年後因執行國家樓臺館所禁令而停工。新餘官場知情人士稱,工程停建與不同領導提出反對意見也有關,李安澤調走後,總投資13億元的項目已難以推進,已花出去的費用約兩億元。新餘市公投公司稱,停工後地塊增值,因此損失不算大,政府還賺了。(11月24日《南方都市報》)
  此事中,最為奇葩的當然是新餘市公投公司回應中提出的“停工地塊增值”賺錢論。這一論調,與幾天前廣州市荔灣區就該區斥資數億元建造陳家祠廣場,建成後僅四年就為地鐵建設讓路拆掉所提出的節省拆遷成本的神邏輯,簡直如出一轍。短命工程也好,爛尾工程也好,評價其得失只能限制在存在因果聯繫的有限範圍內,不能無限延伸。
  如果其歪理真的可行,我們就不妨建議新餘市公投公司以及國內其他地方的政府融資平臺,專門推出“打造爛尾地塊項目債券”,大量發行,把城市內外都挖得破破爛爛,再圈起來建成若干個“爛尾產業園”,等到地塊齊相升值,好讓所在地方政府發大財。
  新餘市行政中心停建,並不是沒有損失。其一,假定建造行政中心具有必要性,可以因此大大提高新餘市官方服務企業和市民的水平,因為官場爭鬥導致工程延誤並徹底停建,無疑就喪失了機會。其二,上馬並啟動該項目建設,還意味著地塊和空間的排他性占用,這個排他性占用最終又未能如期轉化為行政中心,也就等於白白浪費了300畝土地多年的占用、使用效益,這方面浪費無法估量。其三,項目停建,也極大的傷害了當地政府的公信力——當地政府連自己的項目都可能搞黃,憑什麼要企業和百姓相信官員會善待民間項目。地方政府將被迫為了修複施政信譽,付出更高成本。
  至於說項目爛尾,地塊反而增值,這個可能是事實,但如果項目建成,周邊地塊很可能會有更大的升值。新餘市公投公司單單揪住爛尾地塊升值一點,得出“損失不算大,政府還賺了”的結論,來掩蓋官場內鬥導致的惡果,邏輯荒謬,影響惡劣。
  官場內鬥常常以權力監督的名義出現,因此具有極大的迷惑性。從結果上來說,有著競爭性的官場,官員之間爭權奪利,確實可能形成彼此監督,對於官員濫用權力有一些的阻礙作用,這肯定要比官場內人人抱團,沆瀣一氣要好上一些。但官場內鬥的核心在於爭奪權力和利益,不同派別、“山頭”的官員奉行“寧可自己不做事,也不讓別人做成事”的原則,處心積慮下絆子、拉後腿,置公共利益和民眾權益於不顧,具有極大的負面性。這恰恰是一些地方發展緩慢、民生問題提出但得不到解決、政風行風弊病提出卻無人較真的根源。新餘市行政中心停建一事就充分證明瞭官場內鬥的危害。
  文/鄭渝川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爛尾地塊賺錢論,不止是算錯了賬)
創作者介紹

Juicy

oudroohnz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