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1+1》2013年12月27日完成台本
  ——安倍“拜鬼”,世界該怎麼看?
  評論員 白岩松:你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昨天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靖國神社“拜鬼”,消息一齣大家當然感到很憤怒,但是感覺很意外嗎?不一定。我們來看一下今天做的調查,你對安倍此舉是否感到意外?只有2%的人選擇意外,剩下的98%的人選擇不意外,對了,大家都會有這樣的感受。因為你觀察,不管是他就任之前還有就任的這一年,他所說以及他的一些行為等等走這一步是遲早的事。這就有點像早已脫光的人,最後脫鞋不脫鞋其實已經變得不是那麼重要了。但是過去曾經這個世界對日本的這種動作會有一種誤讀,仿佛一齣這樣的事情只有中國和韓國很憤怒,但其實參拜靖國神社是對世界的一種冒犯,是對人類的價值觀的一種冒犯,是對和平的巨大的威脅,好在這一次,世界有所警覺。
  解說:26日下午,日本東京街頭,報社的人四處發放著首相參拜靖國神社的號外消息,顯然對於日本民眾來說,這同樣是一顆重磅炸彈一樣的消息。
  日本民眾:我真嚇了一跳,居然選在這個時間(安倍執政一年)肯定會給外國帶來很大影響。
  解說:由於正值假期,美國白宮尚未正式就安倍參拜靖國神社做出反映,不過26日美國駐日大使館發表聲明,安倍此舉激化與鄰國的緊張關係,美國政府對此表示失望。聲明尤其提醒日本首相對過去的歷史做出懺悔,以及信守對和平的承諾。
  作為日本的保護者和盟友,美方的反映是日本較為看中的。據共同社報道,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在安倍參拜靖國神社之後,立刻與美國駐日本大使卡洛琳·肯尼迪通電話就此事尋求美國理解。而美國駐日大使館發表這份聲明無疑令安倍政府的上述美夢落空。
  而相比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2006年參拜靖國神社時,美國以不干預日本內政為由拒絕評論,這次肯尼迪的警告則更直接,且有所升級。事實上在安倍參拜之前,美方已通過多種渠道呼籲日本應考慮首相參拜的得失,不要因為參拜問題惡化和鄰國的關係。此前在今年10月美國國務卿克裡和國防部長哈格爾在訪問東京時曾經到訪過千鳥淵二戰陣亡士兵墓地並獻花,此舉就是想嚮日本傳遞一個信息,可以悼念普通陣亡士兵,但不應該去參拜供奉戰犯的靖國神社。
  而對於這次安倍晉三突然參拜的舉動,鄰國韓國,政府發言人劉震龍發表了譴責聲明,稱這是違背時代潮流的行為。這是青瓦臺首次由政府發言人而不是外交部發言人就日本首相參拜靖國神社一事發表譴責聲明,表現出韓方的高度重視。
  韓國政府發言人 劉震龍:對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於12月26日參拜供奉二戰甲級戰犯的靖國神社的行為,我國政府表示失望和憤怒。這種行為完全沒有考慮到鄰國和國際社會的感受。
  解說:此外,韓國民眾也對安倍參拜靖國神社表示強烈憤慨。
  韓國民眾:這不僅僅會讓韓國民眾感到不幸和憤怒,對於全世界人民也是如此,我希望這種事情不要再次發生。
  解說:正如這位韓國民眾所言安倍的參拜遭到國際社會的普遍譴責。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盧卡舍維奇26日表示,俄羅斯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表示遺憾,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阿什頓26日發表聲明,批評安倍此舉無意於緩和地方緊張趨勢和改善與中韓兩國的關係。
  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認為,安倍明知參拜會激怒中韓兩國,它想通過此舉把自己打造成一個不害怕中國的硬漢形象,以取悅作為其民意基礎的右翼勢力,而在他這些動作之後,隱藏的是修改戰後憲法的野心。
  評論員:靖國神社不僅裡頭包括著二戰的14個甲級戰犯的牌位,還擁有著特別可怕的隱藏在其中的靖國史觀,這種靖國神社史觀,它的主要的含義就是否認二戰是日本發動的侵略戰爭,而且去美化它。並且是把中國、韓國尤其是美國以及整個世界當成重要的一個敵人,當然它也會嘲笑戰後的東京大審判。因此這是一個多麼荒唐的歷史觀。但是整個世界似乎並沒有過於看中這一點,甚至個別的有些國家出於戰略或者利益等等因素即便知道,也假裝沒有看見一樣,一步一步縱容產生了這樣一個結果。不過我覺得到了現在,尤其個別的國家應當更加清醒的時候,這一次似乎是一個轉變。我們來看看政府層面的反映,中國韓國不用說了。俄羅斯、美國、歐盟、媒體層面反映的更多的包括德國的媒體還在說日本總是一個反面教材,在二戰犯的滔天罪行到今天還在否定。針對這樣的警覺我們馬上要連線一位嘉賓,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的所長曲星,曲所長你好。
  曲星:你好。
  評論員:你怎麼看待這一次安倍“拜鬼”似乎突然世界上更多國家包括媒體開始覺得有一些不安。
  曲星:安倍參拜靖國神社的行為,不僅是對中國、韓國這樣遭受過直接侵略的國家的人民感情的傷害,而且是對國際社會的良知的褻瀆,是對戰後國家秩序的一種挑戰。我們知道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發動侵略戰爭給有關的國家和人民,給整個世界、給整個地區帶來了非常大的災難。那麼在戰鬥隊日本進行清算,對這些戰爭罪犯進行審判然後把判定為甲級戰犯,其中的一部分處以極刑。那麼整個戰後國際秩序建立在這樣一個清算,這樣一種審判的基礎之上。政界要人到靖國神社對他們參拜,對他們表示敬意,這個本身對整個戰後的國際秩序,戰後國國際基礎進行顛覆,當然他得不到任何的同情。那麼這些戰爭罪犯,由於他們犯下的滔天的罪行,他們應該躺在歷史的恥辱柱上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但是在日本堂而皇之的在國家神社享受著不僅是日本的普遍民眾而且是高級政治人物甚至首相的參拜,這個當然會引起全世界的高度的警覺。
  評論員:我相信很多的媒體也特別註意美國方面的態度。美國方面既有美國駐日本大使館發表聲明,說美國對於日本領導採取的加劇日本和鄰國之間緊張趨勢的做法感到失望,而國務院的發言人可能加劇日本與鄰國的緊張感到失望,但是前提都加了非常重要的盟友和朋友,具有價值的朋友等等。曲星所長,你怎麼看待美國既有失望這個詞同時也在強調盟國和朋友。
  曲星:美國的心態始終是一種非常矛盾的心態。實際上當年就是美國處於冷戰的考慮把日本的軍國主義的骨幹保留了下來,那麼其中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後來居然還成了日本的首相,所以在冷戰中美國需要日本做盟友,在今天美國的再平衡戰略中是不是不需要日本的盟友呢?實際上美國還是需要日本作為一個盟友,作為他在東亞地區戰略的一個支撐點。美國和它共同的價值觀,因為日本的政治制度是美國幫它制定的,它反映了美國的價值觀。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侵略戰爭歷史,在戰爭罪犯這個問題上,應該說美國和日本在這一點上沒有共同之處,所以美國國務院表示了失望這麼一個心情。這個表態我們剛纔在小片里看到了,比前幾年表態更近了一步,因為這與目前東亞地區的國際緊張趨勢是密切相關的,美國擔心趨勢失控,而如果說趨勢失控,它有根源的話,根源就在於日本對侵略戰爭歷史不正確的認識。
  評論員:美國用了“失望”這個詞,似乎比之前的措辭有所前進,能對日本產生某種約束。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對他持著一種中性的看法。既不表揚也不批評,為什麼?美國在很多的地方都號稱警察去舉它的這種價值觀大旗等等,但是美國人尤其是政界的人物真的應該好好去靖國神社裡的游舊館,也就是宣傳靖國史觀的地方看一看,看看日本的扭曲的價值觀矛頭是沖誰?這個時候美國會不會反省在當日本這樣價值觀的當中擔當幫凶呢?當然這隻是一個個人的建議。接下來我們看看安倍究竟把日本往哪領呢?
  解說:身著迷彩服,頭帶鋼盔帽,這是今年4月份安倍登上日本陸上自衛隊最新型戰車向到場網民進行選舉宣傳的場景。時間過了一個月,5月12日,安倍又登上自衛隊飛行表演隊的一架教練機進行留影,而教練機的編號“731”正是日本侵華細菌戰製劑工廠的代號。自從去年12月底上臺以來,安貝其言其行就不斷表露出軍國主義的色彩。
  日本首相 安倍晉三:我們將謙虛面對歷史,把應當吸取的教訓銘記於心,為這個國家創造充滿希望的未來。
  解說:這是今年8月15日安倍在日本二戰宣佈無條件投降68周年今年日上的致詞,全文雖不長,但出乎意料的是,其中竟未涉及日本對亞洲各國發動侵略的反省。而這本是1994年以來,歷屆首相“815”紀念日致詞的重要內容。同樣歷屆首相還會在發言中明確表示,發誓不再戰,但已經是第二次當選首相的安倍這一次卻之字未提。實際上安倍二戰史觀的倒退,在這一年的任期內屢屢顯現。
  今天3月12日安倍在日本眾議院預算委員會的答辯上表示,二戰結果後國際軍事法庭對日本戰犯的審判併為由日本人做出,而是由戰爭的勝利者所做的定罪行為,從而公開懷疑東京審判的正當性。一個月後的4月23日,安倍還就日本二戰時期的侵略行為表關於,“關於侵略的定義,不管是學術界還是國際上都尚無定論”,而更值得警惕的是安倍一年來不斷鼓吹修憲、擴軍,加速的右傾也讓普通日本人感覺到日本政府似乎正在於“納粹”、和“戰爭”等字眼越來越近。
  日本民眾 增田重美:他們不斷朝著納粹主義發展,以前是參加國際援助,現在是想把日本自衛隊派往各國,還要把武器出口到各個國家,如果順著這個趨勢發展的話,會把日本朝著戰爭的方向引導,這是極其危險的。
  評論員:雖然在通往右翼的道路上,安倍晉三早已經是一個把自己脫光了的人,最後脫不脫這雙鞋已經變得不那麼不那麼重要了。但他其實某種聰明人,他知道把這個再脫了的時候,他也會擁有某些支持的基礎。
  我們看一個調查,日本雅虎對於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是否妥當進行了網絡調查,12月26日有13萬人參加,結果有84.1%認為其行為妥當,這是一個網絡上起碼13萬的基礎,而且相當多的年輕人。針對這個問題馬上要繼續連線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的所長曲星,曲所長你好。這個問題似乎是一個雞生蛋還是蛋生雞的問題,究竟是日本國內擁有這樣一種民意基礎導致安倍晉三肯定去靖國神社參拜,還是包括安倍晉三與之前的領導人不斷的在做這樣的行為,慢慢影響國內的民眾開始有這樣的傾向?
  曲星:實際上應該說,兩者的關係是一種非常複雜的關係。我們知道安倍晉三去參拜靖國神社,它是有它深刻的歷史根源。他外祖父是甲級戰犯,他的外祖父又是他的父親安倍晉太郎的政治導師,安倍晉太郎又是小泉純一郎的政治導師,小泉純一郎又提拔了安倍晉三作為政治回報。整個連環實際上從骨子、從本質上來講,它對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歷史就是否定的。至於民意調查雅虎的調查在日本的民意中調查中起到一個什麼樣的地位,其次他的問題怎麼設,都是很容易做出推敲。那麼另外一方面,假定真的有80%的人都認為安倍晉三的行為是應該的,都支持的話,這個問題就更加的嚴重,嚴重在哪,說明日本社會的右翼的思潮,這種否定侵略歷史已經到了何種嚴重的程度。
  評論員:曲所長,其實今天還似乎提醒我們這樣一個問題,過去每當出現這樣的事的時候,全世界似乎都淡淡的看著。就中國急、韓國急,沒有把它看成是一個對戰後秩序,包括人類價值觀的反叛,這一次你覺得包括美國在內世界很多國家,是不是應當更加冷靜和清醒的日本的行為,它可是世界的一員,不僅僅是亞洲的一個國家。
  曲星:情況確實是這樣。近來,日本一直在國際上大造各種聲勢,進行所謂的公共外交,想說明日本戰後走的是和平的道路,日本有能力也又一項發揮更大的國際作用,在國際社會上更加負責,承擔更多的責任等等,大家都知道這個含義。那麼安倍晉三在這樣的時候參拜靖國神社,恰恰向全世界昭告了非常明顯的事實,日本完全沒有資格在國際上承擔他所希望的發揮更多的作用,如果真的是這樣一個侵略歷史都要否定,對戰爭罪犯都要加以祭拜的人,一個領導的國家,而存在著更大的責任,它對說國際上意味著什麼,除了更大災難還能有什麼呢?
  評論員:日本一直有一個夢想,政治人物,讓日本成為一個正常國家,但是日本很多動作在政治人物體現出來的是越發不正常,請問他怎麼可能成為一個正常國家呢?接下來我們繼續關註這個問題。
  解說:兩個月前,華盛頓霍普金斯大學發表演講的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就曾表示,日本性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做出正確的選擇。
  中國駐美大使 崔天凱:日本國內可能有少數人認為,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當中就是輸給了美國,輸給了美國的原子彈,所以它只要搞好跟美國的關係,其他國家的關切它不用太關心,我覺得這是一種錯誤的歷史觀。
  解說:沒有深刻的反省,只是執迷不悟的挑釁和蒼白無力的辯解,今天外交部例行記者會由記者提問,日本內閣官方長官菅義偉26日稱,“安倍晉三是以私人身份參拜,政府併為介入其中,但據報告安倍晉三參拜結束後,在留言簿寫下的是內閣總理大臣安倍晉三,對此中方有何評論?對此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給予了回應。
  華春瑩:我們大家都看到了,鼓吹侵略為定論,美化日本軍國主義和指明侵略歷史,擴充軍備企圖否定二戰的成果,挑戰戰後國際秩序,我想這一系列的表演已經足以讓世人對安倍正在把日本這個國家引往何處去保持高度的警覺,我們有充分的理由對此感到十分的擔憂,我們想問一個連自己的歷史都不願意去面對,不敢去正視的人,何以取信於國際社會,何以令人相信他能夠為地區和世界的和平穩定發揮作用呢?
  評論員:的確世界應該高度的警覺,否則的話,歷史有可能重演,但是這個問題也馬上繼續連線曲星所長。曲星所長當大家保有了警覺之後,你覺得接下來國際社會還能做什麼?
  曲星:國際社會現在其實正在做的是對日本譴責,讓它感到巨大的政治壓力,讓他感覺到它這樣做違背了國際社會的良知、國際社會的基本潮流,它是得不償失的。它認為在國內政治一定得分,實際上如果國際的壓力到了一定的程度以後,它在國內政治上也會失分。因為它影響了日本和其他所謂盟友之間的關係,第二個國際社會應該進一步的加強對第二次世界大戰歷史的教育。讓更多的年輕人知道當時日本是怎麼樣侵略世界亞洲國家,怎麼給人類帶來災難的,讓更多的人今天日本在怎麼樣企圖抹煞、迂曲這一段歷史,在這方面國際社會可以做很多。日本這樣做,恰恰應該說最終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評論員:非常感謝曲星所長。其實曲星所長這個含義,當日本的政界人物玩命的想要混淆這一段歷史的時候,實際更應該多做的事情以正視聽。
  最後,講一個小小的細節,說起來真是有意思,昨天下午我買了一本。這本書是日本的舞臺設計師同時也是一個作家妹尾河童寫的一本書。他記錄的是1937-1947年日本的國內的一段日子,當時他是從7歲-17歲。在他最後的兩頁中當中我看到了有這樣的文字。
  日本由於在戰時,在國內有很多的標語口號。在1942的時候,日本的國內的標語誅殺英美我等大敵,兒童是國家之寶,要生育報國,鼓勵更多的生孩子,而且是要誅殺英美。到了1945年的時候,日本國內流行貼的口號標語是“人生25年”,為什麼寫人生25年呢?日本當時平均壽命終於達到60歲以上,但是由於發動了戰爭,很多孩子沒有藥品和食品,包括年輕人大量死去。日本男性的平均壽命已經從60多歲退到了23.9歲,日本所以荒謬的要貼標語,叫“人生25年”,而且要考慮要繼續抵抗等等。
  日本難道已經忘了屬於自己這段的歷史嗎?妹尾河童這位日本的舞臺設計師和作家在最後的一段裡頭有這樣的文字:“真是奇怪的時代,那樣奇怪的非人的時代未必不會重演”。老人家非常非常擔心,為了避免再次招來那樣恐怖的標語,希望人們好好讀一讀這本書,這是一個日本的寫的。我不知道今天的日本人還有多少人知道當初曾經說“人生25年”這樣一個荒謬的時代,而這一位日本老人希望日本人讀的這本書現在還有多少日本人在讀?更不知道像是安倍晉三這樣的日本政客,究竟是真的不知道歷史,還是假裝不知道那一段歷史呢?但是歷史是沒法抹煞的。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Juicy

oudroohnzq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